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Media Coverage


【香港舞蹈年獎2017】

2017.5.5

兩種舞蹈語言 ── 訪問盤彥燊和白濰銘的編舞故事

 

 

立場新聞 (5/5/2017)

文:尼克遜

 

 

經常有人問,怎樣才算是好的編舞創作呢?我會說:當你看出背後創作人的真誠和他非說不可的話那時;當你在作品看出創作人的個性那時;當你看了作品後會覺得爽呀我都想試試做創作,那個時候好的編舞創作就出現了。

 

每年香港舞蹈年奬頒奬禮均是業界的盛事,總結一年的成果同時表揚和肯定舞蹈界各持份者的努力。今年首辦獎學金,支持本地創作亦鼓勵年青編舞家。這次訪問找來了兩位獎學金得主──盤彥燊(Wayson)和白濰銘(Ming),說說他們何以開始編舞和享受編舞的故事。

 

白濰銘(右三)盤彥燊(右二)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你為什麼喜歡跳舞?」我問。

 

這是我手上貓紙的其中一條訪問題目。說來這個問題其實涉及的範圍可以很闊,而且已經假定了對方是喜歡跳舞的。也許這不是最好的問法,但我倒想聽聽眼前的編舞創作人:盤彥燊(Wayson),對於這個模糊不清的問題想起什麼。

 

「很難答啊!」Wayson笑說。

 

問這個問題後,他沉思了幾秒。後來他說:「其實我不太知道跳舞究竟是什麼。因為對於我來說,跳舞在每一個階段都在改變中。」看來我問對了問題。

 

「我會說是『享受』多於用『喜歡』吧。」Wayson形容「享受跳舞」在他生命中擔當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原因是跳舞讓他有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借助舞蹈,Wayson說他享受接觸不同人的過程,又可以結識世界各地不同喜歡舞蹈的人。他形容這些愛舞蹈的人都是可愛純真的人。

 

盤彥燊(Wayson)享受跳舞給他的感覺。舞蹈作品就像他的分身,有時會搭着他膊頭,告訴他當下的狀態。

 

對於Wayson,舞蹈作品有時候就他的分身一樣,它會搭着Wayson的膊頭,和他對話,告訴他當下的狀態。這次舞蹈年獎匯演,Wayson將帶來新作品《二線一點》。

 

「我想找回最根本驅動身體郁動的是什麼。」Wayson在《二線一點》嘗試探討呼吸和氣,以至身體血液和骨內的液體狀態,究竟如何運行。當中的能量如何從一點到另一點中間發生了什麼,可能關乎情緒、肌肉的張力,又或是身體器官如橫膈膜對於身體質感的變化。

 

他想像兩位舞者是兩條直立的線,二人分別來自日本和香港,前者年紀較後者大十歲,他們身體之間的連接就好像透過中間的一點,連繫二人溝通,就連Wayson的編舞筆記都以不同形態的點線作記號。於是「線」和「點」成為了整支舞蹈的關鍵。

 

在短短數十分鐘的訪問時間,Wayson給我的感覺是他擁有內在深層的探索力。我相信他的舞蹈將會與你展開發人深省的思辨。轉過來問問白濰銘(Ming),他反而似是鬼靈精怪的編舞,愛在斑駁日常中天馬行空地想像。

 

為何喜歡跳舞,他說起自己的入行經歷。由最初十五歲那年青春地學過一年跳舞開始,這就成了他往後舞蹈發展的一顆種子。那一年什麼都試的時光後,他為了生計停下來沒有再學跳舞,後來花了六年賣衫賺錢過活。

 

白濰銘(Ming)喜歡創作,喜歡想像。他笑說自己是一個奇怪的人,想做就做。

 

「往後的人生都只會這樣了,沒有很大變化或滿足。」正因為這個反思,Ming毅然回到演藝學院重新訓練自己。「那倒不如趁自己年輕後生、有生之年,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吧。」雖然當年Ming認為跳舞是不討飯吃的,但依然選擇了這條路。

 

跳了一段時間,他開始思考自己在這個舞蹈界的角色。不如試試做創作?Ming形容自己是一個奇怪的人,想做就去做,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一開始時他試迫自己養成創作的自律,後來他發覺編舞的領域其實很闊,即使是平日點頭、說話、身體的擺動都可以是跳舞。亦因為以往賣衫的經驗,他有時候會想像舞者成為一件件會動的衣服,然後就由他來排列,展現衣服們最美的一面,就這樣他悟出一種屬於自己的舞蹈語言。

 

Ming喜歡創作,喜歡想像,亂諗行先,他的創作卻有一份在地的親切感。在這次舞蹈年獎匯演,Ming則會帶來《廁所泵》,顧名思義利用廁所泵的吸力或結構特性,看看舞者可以玩出什麼火花。他的靈感來源的確源自於生活,有天家中大解時無聊看到廁所泵,忽然閃過把它放在舞蹈的念頭,於是慢慢發大成為舞台作品。

 

白濰銘作品《廁所泵》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Ming期望這次舞蹈表演不單是追求畫面上的美,更重要是透過舞者的身體與跳舞表演不常見的物件互動理解,有機地發展出一種獨特的律動。他想知道舞者可以如何玩這物件,可以探索到些什麼。幾個廁所泵是否可以吸起一個人呢?

 

盤彥燊(Wayson)和白濰銘(Ming)兩種個性創作出兩款不同面向的舞蹈表演,這確實叫人期待。

 

今次香港舞蹈聯盟全力支持Wayson和Ming發展他們的舞蹈風格。從一開始的《共創實驗室》(Collaborative Creative Lab),提供自由的想像空間,讓二人深化屬於自己的舞蹈語言,再提供獎學金的申請機會,找來合適的舞者、補上專業的藝術行政,甚至提供排練場地和資金協助,成就他們精彩的舞蹈製作。

 

《二線一點》和《廁所泵》均是今次《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的節目。同場兩種舞蹈語言相信都充滿感染力,期待當天看到他們創作的最終成果。

 

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

10.5.2017 (三) 8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160, $120

 

(本文為贊助內容)

 

原文:立場新聞

【香港舞蹈年獎2017】

2017.5.2

劉兆銘:舞蹈人生的苦與樂

 

立場新聞 (2/5/2017)

文: Angel

 

(原圖由香港舞蹈聯盟提供,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我全部也是半桶水,否則不會看到這麼多東西。」人稱Ming Sir的劉兆銘如此形容自己的舞蹈人生。說「半桶水」實在是過於謙虛,年輕時拜入美國芭蕾名伶Rosella Hightower門下,把中國武術融入古典舞蹈,後來再進入Maurice Béjart的比利時二十世紀舞蹈團學習現代舞,回到香港後教授舞蹈、組織「香港實驗歌舞劇團」、參與編演香港第一齣百老匯音樂劇《夢斷城西》、有份創立「香港芭蕾舞學會」和「香港舞蹈總會」,同時在電視台編舞、教演員形體動作,甚至後來自己當起演員來,在幕前演出⋯⋯

 

多年來,他潛心汲獵不同媒介,探索表演藝術的界限。今年,他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幾十年來對香港舞壇的付出與成就。「我接觸這麼多東西,其實都是半桶水。有很多不同的師傅,但這些師傅都覺得,好像都是從同一個源頭去探索。」

 

生於三十年代的香港,劉兆銘會遇上舞蹈都是陰差陽錯。十歲時,香港淪陷,全家只好走難回鄉下。回到家鄉打的仗更多,天天捱餓擔驚受怕,唯一娛樂是有人教他們唱歌、演戲。「這時我第一次接觸音樂,後來才知道,他們是那些地下工作者,那些是抗日歌曲。」也學武術,只因家鄉以舞獅聞名。「當時我連民間舞都未見過。前人的武術積累了很多智慧,不論作為運動、藝術,還是信仰。」武術剛勁有力的動態與美感,成為了劉兆銘舞蹈中最重要的基石。

 

戰後回港,輾轉間遠渡重洋到法國康城,在Rosella Hightower創立的法國古典芭蕾舞研究中心半工讀,不是在上課學舞,就是在清潔班房、斟茶遞水,認識了不少舞蹈大師,跟他們談編舞、談創作。三十多歲時,他在引薦下進了比利時二十世紀舞蹈團,見盡當時世界最頂尖的舞者,接觸與古典芭蕾完全不同的現代舞。「一個仇恨可以這樣表現,愛到不得了又可以那樣表現⋯⋯後來慢慢消化才領悟到,原來有些藝術家可以在生活中提煉到這樣的藝術雕塑。」但亦在這兒,他意識到自己的極限,下決心回港繼續舞蹈生涯的下半場。

 

年屆85歲的劉兆銘,將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在這些年來為本地舞蹈發展所作的貢獻。

(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回香港,我第一個作品叫《海戀》,四、五十年前在大會堂演出,是陳達文叫我做的。描寫香港漁民離開香港去英國開餐室。說也奇怪,剛好又關於是魚,又是漁民。」當年在法國,劉兆銘為Rosella Hightower編的一個舞蹈裡,他就是演漁民。「漁民」這個角色,陰差陽錯下重覆出現在他的舞蹈生涯當中。童年顛沛流離,年青時代當「行船仔」飄洋過海,遠在歐洲追尋舞蹈之夢⋯⋯漁民無根的飄泊特質,正正呼應了劉兆銘早年的經歷。

 

後來劉兆銘為浸會大學大會堂開幕,創作了第二部作品《石頭姑娘》。當時多為海外華人回流入讀的民族舞蹈藝術學院剛好有些學生來港,他便把這些國內專業舞者組織起來,創立了「香港實驗歌舞劇團」,一起做了《石頭姑娘》這件作品。「當時也是不成熟的,是一個夢幻式的作品。」他笑說。

 

1980年,他又與黎海寧、鍾景輝、黎小田等人一起籌備香港話劇團的《夢斷城西》,香港首個百老匯音樂劇演出 。「當時又要編又要演,算是兩班人走在一起做。因為這樣,跟中國很多舞蹈家就建立了關係。」他隨即又與一班香港舞蹈家創立了「香港芭蕾舞學會」及「香港舞蹈總會」 兩個機構,繼續為本地舞蹈發展打下重要基礎。

 

劉兆銘的舞蹈,可貴在於它的自由與開放,在不同媒介、不同文化之間互相衝擊。回港後他一直進行舞蹈工作,也在麗的呼聲和無線電影編舞、教演員跳舞、在電影電視演出,甚至嘗試把現代舞與古典芭蕾融入傳統戲曲文化之中。「有段時間,我教仙姐任姐她們雛鳯鳴的人。教他們如何用古典舞和現代舞的身段,怎樣給一些新感覺讓演員去感受。」戲曲與舞蹈結合,繞了大半生,劉兆銘的舞蹈還是回到武術的美裡頭。

 

「其實每方面也半桶水,但我也沒有放棄,說只去拍戲而沒有舞蹈,也沒有放棄對舞蹈工作者的欣賞。好欣賞他們做到,現在也是,我覺得這是一種幸福。」 多年來,他仍然堅持對舞蹈的熱愛。2002年,他憑為香港芭蕾團演出的《白蛇》以及為香港舞蹈團演出的《梁祝》,獲頒香港舞蹈年獎,以加許他在舞蹈界的成就。

 

今年,年屆85歲的劉兆銘,將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在這些年來為本地舞蹈發展所作的貢獻。由當年大眾對舞蹈認識不深,到今天發展出融貫中西、百花齊放的舞蹈世界,劉兆銘為香港舞蹈界付出的努力,實在難能可貴 。「我想我印證了一件事:唯有不捨不離,才能真正感受苦樂。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苦是甚麼,樂的極致又是甚麼⋯⋯怎會知道原來極致就是苦與樂的連接點。」

 

 

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

10.5.2017 (三) 8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160, $120 

 

(本文為贊助內容,完整對談錄像由黎宇文提供)

 

原文:立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