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舞蹈新鮮人系列2017】

2017.8.29

《獨·蝸》與《純生》檢視生命罪與美

 

橙新聞 (29/8/2017)

文:李夢

 

 

有人跳舞,為舒展身體;有人跳舞,為表達情緒;還有一些,希望透過身體的舞動,回應社會議題,思考人生悲喜。

 

將於九月八日至十日在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演出的「舞蹈新鮮人」系列,呈現本地新生代編舞程偉彬的《獨·蝸》與邱加希的《純生》。兩人各自藉由時長約半小時的舞作,回應當下社會慌亂、匆忙與孤獨的情緒,並反思生命中的起落及曲折。

 

兩齣舞作的佈景設計極簡,敘事亦不追求情節性,而是以抽象的、概念式的表述為主。《純生》遵循「慢—快—慢」的節奏,透過舞者肢體動作以及配樂的漸趨熱烈,一步步將觀眾情緒拉扯進入某種神經質的、近乎失控的狀態中,再驀地回到另一重空寂裡,有「餘音未絕」之感。

 

《獨.蝸》以「死生」為主題 攝:張志偉

 

《獨·蝸》也大致遵循圓環性的敘事結構,快與慢、動與靜、熱烈與低緩之間的張力,尤其值得玩味。

 

《純生》的關鍵詞是「控制」。三位舞者,一名演員,透過彼此之間時急時緩的角力與較量,暗示個體之間無時無處不在的掌控與被掌控,抗拒與反抗拒。

 

盧梭曾經說過:「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這枷鎖,或許來自他人或外部環境的壓逼與擠迫,又或許是個體內心深處的恐懼。 

 

《獨·蝸》的主題是「死生」,場景設定在病房中。舞台設計與舞者服裝以白為主色調,間或點綴以鮮紅,簡約卻不乏視覺上的震撼,甚至予人詭譎且奇幻的觀感。

 

這齣作品將敘事場景放入病房中,講述長期病患徘徊在生死之間的痛苦與磨折,意在提醒觀者珍視健康並敬重生命。

 

椅子是《純生》中的重要意象 攝:張志偉

 

「椅」這一意象,在《純生》中扮演重要角色。以「椅」為道具的當代舞作數目並不少,不過在《純生》中,這一意象參與到敘事中來。椅腳裝上輪子,不但輔助舞者在台上自在移動,細想時,亦有些意念上的指涉。

 

它可以象征來去如風的自由,也意味著某種固限。而道具表意的開敞性,正是當代舞作的魅力所在。

 

程偉彬與邱加希均為自由舞者,既跳,也編。兩人不為體制框限的身份,或也令到他們在構思創作的時候,愈見自在率性。 

 

「舞蹈新鮮人」系列:程偉彬《獨·蝸》、邱加希《純生》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時間:2017年9月8日(周五)及9日(周六),晚上八時

2017年9月9日(周六)及10日(周日),下午三時

 

原文: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