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世界舞蹈聯盟全球峰會2017】

2017.9.16

敢觀舞台:出外交流與發展的幾點雜思

 

文匯報 (16/9/2017)

文:聞一浩 

 

香港編舞程偉彬在世界舞蹈聯盟全球峰會主持工作坊。香港舞蹈聯盟提供

 

香港舞蹈聯盟(舞盟)與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校友會最近搞了幾次舞蹈人海外交流經驗分享會,邀請了舞團工作或獨立的舞蹈人分享交流經驗。

 

我出席了其中兩次的分享會,才發現香港編舞/舞者這幾年出外交流的機會不少。而且形式相當多元,有如上月談過的西九文化區表演部門與芬蘭及澳洲簽署的交流及合作協議,多位獨立舞蹈人分別與當地藝術家進行的三年計劃;又或者他們與英國韋恩.麥葛萊格工作室的交流計劃般,由西九安排,兩位香港舞蹈團舞者在舞團全力資助下,前赴倫敦麥葛萊格工作室的短期留駐計劃;也有較學術性的如舞盟早前率團參加的世界舞蹈聯盟全球峰會;藝發局資助個別藝術家的交流活動;外地團體邀請到該地參與演出或主持工作坊,以及參加比賽,甚至自發的外地交流和觀摩活動等等。

 

不管參加的交流活動是什麼性質,各人差不多異口同聲地提到相關經驗開了眼界--其中有國際知名的舞蹈節,也有在偏遠地區舉辦的小型藝術節,又或者是海外恒常的藝術活動。他們能接觸到一些香港聞所未聞,或者甚少舉辦的活動或工作坊,以至不一樣的觀賞經驗。

 

黃碧琪跟毛維參與了在維也納舉行的ImplusTanz 國際舞蹈節舉辦的編舞工作坊,在密集的工作坊與資料搜集中,遇到很好的老師,拓展了自己的技巧,看到了歐洲舞蹈世界當下關心的題目;此外,還看了不少演出,見到年輕創作人如何信心滿滿地作不成熟的嘗試,看到人家有包容不成熟作品的空間與胸襟。徐奕婕參與芬蘭的Full Moon Festival以外,還跟藍嘉穎和馬師雅去了看在芬蘭一個小鎮舉行的Silence Festival,看了在不同的以至非正式場地的演出,在走路看戲中重新發現在急促的香港已沒有的速度、距離和時間感。施卓然則在澳洲墨爾本嘗試與當地人聊天,了解他們對身份及政治的看法。

 

至於酷愛接觸即興的盧淑嫺和梁嘉能,由於香港相關的活動並不多,因此常常出外參加接觸即興的工作坊及舞蹈節,然後將所得的經驗帶回香港或內地。黃靜婷與日本藝術家合作的《絕對飛行機》計劃,過去幾年一直發展,獲得許多寶貴的經驗。而剛參加了世界舞蹈聯盟全球峰會的劉詠芝則指出,許多與會者都主動與她交談,從較學術的角度提出對其作品的看法。藍嘉穎與陳偉洛到首爾參賽雖然沒有獲獎,但已是一次難得的經驗。

 

聽着,可以看到這些經驗不僅對他們的藝術創作有幫助,也增加了各人對不同地方生活的體驗,拓闊眼界,對人生的感悟外,同時對他們的藝術生涯帶來機遇。像藍嘉穎便提到早兩年到日本交流,讓她認識了一批日本藝術家,繼而被邀請合作;盤彥燊當年毅然回內地發展,建立了網絡後,現在也經常被邀請回內地演出或主持工作坊;毛維及黃翠絲亦因外出交流而認識了荷蘭的製作人,獲邀八月在阿姆斯特丹演出。

 

這幾年,各機構及舞蹈人意識到出外交流的重要,資助機構如藝發局亦着力提供機會予各年輕創作人。不過,在交流以外,或者是時候想想如何增加其發展機會。香港舞蹈人才不少,但創作或表演空間不算多。許多時,他們都只能發表短篇。作品好壞當然與長度沒有關係,但作為創作人,其實他們需要有更多的創作可能,因應創作意圖所需,而不是因為主辦者設定的時間而創作。在香港發表的空間或舞蹈觀眾不會一時三刻增加時,是否可以有方法增加他們出外演出,甚至發展的機會?

 

翻開今年台北兩廳院「舞蹈秋天」藝術節的介紹,其中蘇文琪及孫尚綺均為活躍海外的台灣舞蹈家,細想這幾年鄰近地區如台灣和韓國,有不少創作人在海外發展, 個人才華以外,我想機遇也很重要。像西九與海外地區簽訂的合作協議便是其一,而藝發局這幾年組團參與海外藝術市場,增加本地藝術家海外曝光的機會,是其二。不過,若能對藝術家持久的交流活動有更多的支持,相信不論對藝術家本身,或者提升香港於海外藝壇的能見度,都有幫助。

 

原文: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