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亞洲舞子聚首香江,舞壇競舞各展雄姿—— 評東邊舞蹈團《亞洲當代舞林匯演之AM篇》

文:Jonathan Ho


評論場次:2013年7月6日晚上8時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劇場


東邊現代舞蹈團每年舉辦的《亞洲當代舞林匯演之AM篇》轉眼已踏入第四屆,與前兩屆相比,此舞蹈匯演的確漸趨成熟、漸見架構,年青舞者的舞蹈造詣亦有一定水準。觀乎現在香港演藝圈充斥著所謂「大團」或政府康文組織才可舉辦「藝術節」的奇怪文化生態,相對而言,東邊此舉確是一個甚具創意的計劃,更可說是很有膽色的舉措!東邊舞蹈團藝術總監余仁華視野之前瞻,由此可見一斑。事實上,只要放眼歐美國家的演藝生態:Off Broadway,Fringe Theatre等皆是各地開花,處處芬芳,與主流藝團互相競豔。

 

其實所謂「AM篇」是指「Asian-Male」——亞洲男舞者及全男舞者演出。平情而論,男舞者在舞蹈平台上的可塑性一向很高,他們往往能夠在剛陽氣度間流露柔情的性格;在矯健的身段中滲透著婉約的詩情!而男舞者雕塑般的身軀,在發放無限激情之餘亦會散發出煦暖的親和力! 今屆六位分別來自越南、韓國、台灣、北京與本地的年青男舞者皆各具性格,今夕雲集香江舞壇一展舞藝,有如英雄赴會,各展雄姿!

 

越南舞者Nguyen Ngoc Anh的 Motherland,以森林中的大樹比喻為自己的國家,身穿白色襯衣的Nguyen 在台中央的樹下悠然舒泰地遊走著,煦暖的陽光從樹林上映照下來,配合著越南詩歌的朗朗誦讀聲,有若仁者的叮嚀,又似天使的呼喚,最後Nguyen在地上拾起一片綠葉,接回樹上,面帶笑容地步回後台。Nguyen的 Motherland 可說是當晚較為溫暖的作品,主題亦較正面,Nguyen的作品令筆者思考到:幼樹只會在充足的養分下才能樹木成蔭;人們身處在空氣清新的林蔭下才會心曠神怡,由此可見筆者的期盼:自由的創作風氣可以不分國界,到處一樣,花開遍地,綠樹成林。

 

兩位來自韓國的舞者,全爀振與李廷仁的作品皆充滿東方的哲思。先言全爀振的Small Convenience,其全套作品的燈光就只有台中央吊下來的一盞燈,燈由貼著地板開始漸漸升起,令人聯想起日出,身穿黑色舞衣的全就在這盞燈的燈光內外下舞動著。表面看來全的舞姿表現得很「不優美」,在韋達利卡農曲動人的旋律下更顯得「不協調」!然而全爀振如此的拼貼卻出現攝人的電影效果,不禁令人慨嘆,人生的種種無奈與悲情愁緒,古今皆是一樣,只是表達的方法不同而已:韋的歌曲籍提琴低訴;全則靠舞姿演繹出來。原來詩人思緒、舞者心聲,可以相隔百載而神交。

 

同樣,李廷仁在 Little Society的舞律皆受台上不同大小的圓形燈區所「規範」。李的舞步只能「受制」於一圈又一圈的燈區之下;圈子愈大,他的舞姿便如池魚泳㵎般可以悠然自得;圈子愈小,他的舞步卻如龍游淺灘,變得無奈。我們每天生活在各個大大小小的生活圈子內,其中能遊走得泰然自若的又有多少!? 全和李的舞蹈身段甚佳,加上兩人漸建風格的編舞技巧,相信日後在現代舞壇可更放異彩!


而台北張堅豪與香港岑智頣的作品,則相對較為新嫩,然亦不失年輕伙子的憤世激情。張的 Myself 與岑的 Freak 皆藉舞台的光影與自編的舞蹈表達對身處社會的不滿;看似「不協調」的動作、處處制肘著舞步的燈區與台上放著的空椅子,皆有如樂與怒坦率的歌詞般,唱盡慘綠少年的悲歌!他們二人年紀尚輕,作品或見粗糙,卻可反映出少年人的率真性情!他倆只要日後多作觀摩鑽研,累積編舞與人生經驗,他日舞壇必可更見成績!

 

北京舞者劉斌的 13:03:05.03 相信是當晚最具理性邏輯思維的一套作品。那計時器冷漠地在看似是化驗室的舞台上倒數著,劉在台上有規律地不停背向觀眾舞動著,然後在計時器倒數到一個單元數字時,他的舞衣上不斷有金色的小豆從身上掉下來,金豆的掉下卻沒終止劉的舞動!直至劉身上的金豆全都掉落,劉才停下舞步面向觀眾,看似突然從夢遊中甦醒了一樣!最後,後台兩側瀉出滿地金豆才終止全舞。此舞在理性邏輯間反映出人生與時間的哲理,值得深思。

 

綜觀而論,今年東邊舞蹈團的《亞洲當代舞林滙演之AM篇4》可說是成績不俗。亞洲年輕舞蹈人材可以聚首香江一展舞藝;香港觀眾亦可藉此良機觀摩亞洲各國的舞藝姿彩,這個舞壇的雙贏局面相信人人樂見。其實,除了韓國、越南與台灣以外,日本、泰國與馬來西亞都有不少出色的舞蹈人材,如泰國Khon舞傳人Pichet與馬來西亞「南群舞子」皆是優秀的舞蹈家,若在將來的《亞洲當代舞林滙演之AM篇》可以欣賞到來自更多亞洲國家的舞蹈作品,實在賞心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