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真演出》新系列之《對夢說……》

文︰Zachary SIN

 

這是一次難得與夢想再次擁抱的機會。

 

透過錄像效果,開首時放映一群小孩對夢想的看法,天使?警察?令現場觀眾會心微笑之外,更為演出設定一個明確信息:「每個人都有夢想的權利。」

 

將氫氣球比喻夢,其中一幕氫氣球游走於舞者的身軀,相信令不少人有所啟發,原來夢想仿如血液一樣,可以支持整個人的生命,令生活變得充滿意義和熱忱;當充滿水的氫氣球在半空中爆破一幕,舞者失落的表情和身體動作,配合燈光的襯托下,相信令不少觀眾感到動容,正如上文所言,如果夢想是血液的話,失去的──必可以重新再來。

 

雙人舞,三人舞甚至群舞,默契配合是相當重要,在《與牆對話》一幕中,舞者既要關注身體的平衡,還要顧及團體合作和時間的掌握,難得的是時間沒有落差,節奏清晰,而且在肢體伸展給予人有活力和力量的感覺。

 

因為舞者全是年輕人,對夢想自有堅持追求,配以是次演出主題,個人覺得是一次「真人表演」,因而容易令情緒自然流露,哪個青年沒有夢想?

 

哪個青年沒有跌過?問題在乎能否站起來,含著淚再次奮鬥;似乎是次表演不單是夢想一份釋義,也是舞者對自己重新一次的認識;這是追求藝術生命可貴之處。

 

編舞嘗試利用不同空間加強表達效果,利用不同角度呈現舞蹈變化;急速地在劇場奔走和站在「島」上呈現舞姿,讓身體動作充份呈現「闊度」和「高度」,正如夢想可以存在不同的時空交錯的空間一樣。

 

在只有50分鐘的演出時間,探討一個近乎哲理的問題,尤其在沒有語言的舞蹈藝術上,令觀眾對夢想有所體會,是殊不容易的安排,從一個簡單而有力的內容脈絡,對夢想的釋義──對夢想的不懈不捨追求,當中的挫折──重新再來,藉音樂歌詞的雋永意思,藉訪問對談加強人性化內容,到末段,藉一群長者對未來和原來對夢想一份反思,同時亦令觀眾思考一個新論題:年歲和夢想是否有相互和絕對性關係?夢想是否年輕人的權利?透過一群年青舞者開放態度和滿有力量的舞蹈動作,說明理想的重要和可貴。

 

綜觀整個作品具清新意境和富誠意之作,在簡約的佈置,加上柔和音樂和歌聲襯托下,讓大家有機會檢視過去,現在和未來,最重要是作品啟發觀眾對夢想有一次更深入接觸,至於是否繼續追夢或放棄,完全取決於自己。

 

『成敗乃一念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