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Search  |    

現代舞新人新作

文︰賴愛美

 

欣賞過香港藝術節中外國舞團和藝術家的演出後,注意力又回到本地創作。純粹因為支持朋友和喜歡現代舞,四月份欣賞了幾個本地現代舞作品,特別想討論是在動藝排練室演出的兩個作品,分別是李家祺和梁芷茵 共編的《 全程40分後300秒》和 岑智頤 的 Blind。動藝的排練室以白色為主,所以稱為「白盒劇場」,排練室地方不太,樓層也不高,要預留觀眾席再加上側幕等佈置後,餘下的表演區實在有限,排練室一邊是鏡子,另外一邊是玻璃門,加上門簾也有漏光的情況,作為演出場地不算理想。不過資源一向都是有限的,只要抱著以有限創造無限的心去創作,環境限制只要巧妙的利用可以為作品加添趣味和可觀性 。

 

作品名稱《全程40分後300秒》,略為計算即是 45 分鍾,似是跟時間有關的。而演出一開始舞者就在演出區放了一個時計來倒數。演出區跟觀眾席有透明膠紙相隔,觀眾有被困的感覺,並不太舒服。開始時 兩位舞者在場區縱橫的走動,他們不時相遇又分開,直覺是分針和時針的走動。原來作品是有關人與人聚和散的關係。只有45分鐘的作品有不少段落,更用上不少道具相互穿插,有不少有趣點子,可惜是這些點子沒有利用發展。建構了的沒有累積 和承托,好像作品中用上的聲音,包括呼吸聲,不同節奏的掌聲,電腦和手提電話聲,編舞在透明膠紙上撫摸時的「噪音」,甚至於結束時沙粒從天花瀉下來的聲音( 可惜給音樂蓋過了),只是作為段落起點和結束有點浪費。

 

對於用上多樣元素,編舞回應是跟他思考「量」的問題有關,然而這個「量」的呈現分散了專注力使作品感覺有點鬆散。較為有印象和完整是借用圓形小桌發展的段落,分別用上一個小和一個大的圓形桌面發展舞蹈,並將圓形桌面分成小份和把它重組。編舞同時提到創作概念是源於現代人的「聚」只有軀體的靠近,但實質大家都各行其是的現象,是一個相當貼身的社會狀況,暫且作品中看到的只是兩個人的關係,跟想要表達有一段距離。 說是暫且因為作品是有第二部份; 也許真的要留待下回分解。

 

另外一個作品Blind的出發點則相當個人的。這是岑智頤的首個長篇作品,在沒有甚麼期望下竟有些驚喜。題材其實沒有新意,是一段關係的結束,是編舞的經歷,卻引伸到編舞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真像。作品演繹相當易理解,畫面交代具體,舞蹈話語清晰,強而有力。作品有三位演員,兩男一女拚合成一個「嬲」字,實則兩位男生演繹是那個「我」的兩面。開始時編舞手持一個盒子,另一位黑衣舞者則躺臥地下明示是他的影子,再用上相同的舞步告訴大家他們是同一人。偶爾不一樣的動作可解釋是另外一個我的思想變異,那個我不時挑戰和反擊真我,但並不被真我認受。

 

那個盒子是主要道具,換上不同處理,輾轉有著不同的意思,它是編舞的心結,打不開放不下,並一直存在他們關係之間。編舞用上盒子發展的幾組舞段都見心思 。

作品用了劇場處理去交代那段關係,女生用上極度溫柔的語調重複著內容見關心卻令人繁厭的讀白,箇中的關係那種矛盾可以理解,甚至於可以感受。配合由輕柔的雙人舞轉變到粗暴的對峙簡明的交代了關係的改變;這些處理都點到即止,沒有拖拉。抑壓的故事卻連接上輕鬆的樂曲,一下子把情緒改變過來,編舞淡然的解釋是不想傷痛沉積下去,這樣處理竟有種苦中作樂的感覺,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座位安排是面對鏡子的,觀眾欣賞舞蹈時同時見到鏡子中的自己;不經意完滿了要誠實對面自己這件事,增加了可思想的地方,令作品更為完整。

 

作品手法平實,討人喜歡的原因是那份百份百的真,那真誠的交代,毫無保留的剖白,能面對自己的不足,是成長的肯定。討論時編舞說創作過程反覆,想過放棄,也許通過此創作,把心結治癒,從新面對新挑戰。

 

對於新人的作品,作為對朋友的批評可會有點寬鬆和多點體量,但畢竟已不是課堂的習作,太仁慈或包容的回應只怕令水準停滯不前,真正的觀眾不會將要求降低,相反只會越來越高。不得不說香港現代舞創作有一個斷層;近年己增加了不少平台讓新鮮人發表作品;就是陌生的名字筆者都積極支持成為座上客;可是說得上有質素的出實在乏善足陳,大部份是倒模似的肢體活動;換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有時都想放棄或卻步。只好跟自己說,希望在明天,希望這明天不需要等太久。